新华社德国慕尼黑2月18日电 综述|多国代表在慕安会批评西方“重金投入军费而忽视气候变化”

新华社记者郭爽 单玮怡

“发达国家盲目追求狭隘的利益,而不顾人类生存正在因气候变化遭受威胁。”孟加拉国总理哈西娜在第60届慕尼黑安全会议(慕安会)上批评说,西方国家将大量资金用于军费,而不是用于应对气候变化这一全球挑战。

多国代表在16日至18日举行的慕安会上表示,西方国家“重金投入军费而忽视气候变化”的行为不负责任,因为气候变化没有国界,必须全球携手应对。

“预计今年将有18个北约成员国的国防投入占比达到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而2014年达到这一占比的仅有3个成员国。”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在慕安会召开前夕表示。

荷兰“跨国研究所”等欧洲智库联合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对气候危机负有最大责任的西方国家不仅未能兑现援助发展中国家的资金承诺,反而不断增加军费开支。这既大幅增加了军事行动带来的碳排放,又挤占了本可以用于应对气候变化的资金。

数据显示,目前全球军费开支已达创纪录的2.24万亿美元,其中一半以上来自拥有31个成员国的北约。绿色和平组织执行主任马斯·克里斯滕森在慕安会上说,全球军费开支正朝着增至3万亿美元的方向发展,而用于应对气候变化方面的公共资金却出现乏匮问题。

本届会议开幕前发布的《2024年慕尼黑安全报告》强调,高收入国家未能扩大气候融资规模,加剧了南北分歧并减缓了全球气候行动。部分国家秉持零和思维,片面强调相对收益,导致世界面临“双输”困境。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主任马克·莱昂纳德此前撰文指出,西方主导的零和方式的问题在于,它可能会使解决迫在眉睫的全球性问题变得更加困难。

“什么时候才能兑现承诺,什么时候才能履行《巴黎协议》的承诺?”对于一些国家在气候问题上屡屡食言,卢旺达绿色保护者组织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因内扎·乌穆霍扎·格蕾丝在慕安会上发出这样的质问。

马尔代夫外长扎米尔表示,发展中国家不得不在减贫和气候行动之间做出选择。“我们本可以用于兴建医院、学校等方面的资金,却不得不将大部分用于适应和减缓气候变化”。

面对气候变化挑战,没有国家可以独善其身。西班牙前外交大臣冈萨雷斯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发达国家必须尽快为发展中国家适应气候变化提供资金,对于全球温室气体累计排放最多的发达国家,必须确保它们能够快速率先行动,否则将拖累全球,没有人会从中获益。